文职 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视军事 > 文职 >
从文职人员家信中品味“孔雀蓝”的军旅青春
新闻来源:中国军网   总编:将星   主编:梁强   责任编辑:亚威    人气: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2-11


我在战位,一切都好

——从几封文职人员的家信中品味“孔雀蓝”的军旅青春

爆竹声已散,万家灯火仍暖。

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里,有人踏上归途,有人守在战位。枕戈待旦不分节假日,研战谋战没有局外人。对西部战区某保障队文职人员们来说,风雪的洗礼、任务的历练,让他们加速身份转变、融入军营。在一次次坚守中,他们习惯了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踏上征程,习惯了带着对亲人的思念继续前行。

今天,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几名在春节假期坚守岗位的文职人员身上,从他们节前写给家人的信件中,感悟他们的家国情怀。

——编 者

榜样的力量

越过群山,展翅翱翔

杨兰工作照。唐天戈摄

亲爱的爸爸妈妈、姥姥姥爷:

因为工作原因,我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了,便以这样的形式道相思、诉衷肠吧。

时间过得可真快,转眼间我加入文职人员这个大家庭已经一年多了。虽然曾面对不少困难,但在榜样的指引下,我逐渐学会如何将困难化为成长的养分。

去年,我到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执行了3个月的勘察任务。期间,我跟随队伍翻达坂、穿峡谷,晨戴星光,夜伴天河,领略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也经受了呼啸的山风和骤降的雨雪。高原上信号不好,那时你们好几周联系不到我,肯定担心坏了吧。

我们的任务有时挺危险。第一次寻找勘察点位时,助理工程师庞鹏保护我们几名女同志爬山路。快到目标点时,他脚步快了些,脚下的石块有些滑动,眼看就要摔倒。怕影响身后的战友,他下意识抓住前面凸起的石块。石块锋利的边缘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,鲜血不断流出。我们帮他简易包扎伤口,随后继续前行。

我们的任务很有意义。边防官兵淳朴可爱,眼中仿佛闪烁着星光。能为他们提供专业帮助,我觉得那些爬冰卧雪的跋涉、那些思乡难寐的夜晚都是值得的。队伍中,40多岁的高级工程师王延斌经常在高原山地爬上爬下寻找点位,甚至连睡觉都想着业务上的事。记得有天早上,他高兴地对我说,昨晚梦到大家攻克了业务瓶颈。他是多么希望能把数据支撑做得更好啊,这份热忱深深感染了我。

因为经常要爬上山头测量数据,一天可能要徒步走上十几公里,这对我的体力是个极大的考验。你们也总叮嘱我“在高原工作要吃饱吃好,不要想着减肥”,我虽然嘴上不愿意,但也知道,必须多吃点抵御严寒、缓解疲惫。食物能给予我工作生活所需的能量,而我身边的榜样,就是我心灵上的能量。

年后,我可能会更加忙碌,但我不再是你们羽翼下稚嫩的雏鸟,我要向心中的雄鹰看齐,越过群山,展翅翱翔。

杨 兰

2022年1月24日

战友的深情

与子同袍,温暖破冰

周冰玉工作照。何 鹏摄

亲爱的爸爸妈妈:

你们还好吗?虽然最近因为工作繁忙难得给你们打电话,但家永远是我的牵挂。从不适应到不舍得,如今,军营逐渐成为我的第二个“家”。

还记得岗前培训时,从严格的一日生活制度到每天雷打不动的体能训练时间,都让刚出校门的我很不适应。曾经跑800米都感觉力不从心,3000米对我来说简直是“极限运动”。

在体能摸底测试中,我奋力往前冲,但无奈底子太差,一直吊在队伍最后。没想到,集训队的战友们结束测试后没有休息,而是折返回来,边陪跑边鼓励我,这让我更说不出“放弃”二字,只能拼命冲向终点。那次经历,让我深深感受到军营中的战友情。

让我记忆深刻的,除了体能训练时的紧张刺激,还有接手工作时的忐忑不安。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参与资料整编工作,虽然工作节奏很紧张,但大家各司其职、团结友爱,再难的任务有战友一起扛,再累的工作有集体共分担。

有段时间,各项任务接踵而至,大家为圆满完成任务加班加点,十分辛苦。工作总算告一段落,我松了一口气,打算买车票回家探望你们,却又接到临时工作通知,当时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。

战友贺燕林发现我情绪低落,就找我聊天谈心,不仅耐心倾听我的“吐槽”,不断宽慰我,还主动帮我分担部分工作。后来,我们成为生活中无话不谈的朋友、工作上并肩同行的伙伴,我和你们在电话中也经常提到她。

在军营中,总有这些让我感到温暖的瞬间:野外拉练中和战友们一起分享自热食品,深夜发烧时战友买来退烧贴送到我枕边……身处这个温暖的集体,我们同欢笑、同进步。因此,亲爱的爸妈请放心,我在异乡并不孤单。

女儿周冰玉

2022年1月26日

政策的红利

后顾无忧,前路灿烂

余新宇工作照。马 骁摄

老婆:

今天,是春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。这段时间我总是在加班,每次视频都只能聊上几句就匆匆结束,仔细想来,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很久没能“同框”了,你一定很想儿子吧。

要不要让阳阳来驻地上幼儿园,我们都曾纠结过。那时我来单位时间不长,对附近幼儿园了解不多,你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身边,也担心我一个人无法兼顾儿子和工作。不过,和咱老家比起来,驻地的教学质量确实要好一些,在这里阳阳能有更好的成长和学习环境。因此我们多次讨论,最终决定:你暂时留在老家忙工作,让咱爸妈和孩子一起来驻地。

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,因为我们一家人的人生很可能就此走上另一条路。但更难的,是之后的行动。

当时,我仔细考察单位附近幼儿园的情况,最终确定了几个比较心仪的目标。可是根据幼儿园年初的招生计划,阳阳可能没办法直接转学插班。

就在我束手无策时,单位领导了解到我的情况,根据相关政策规定,主动为我协调幼儿园入园事宜,还申请到了一定的学费减免。为了方便咱爸妈,单位还想方设法为我们解决临时住房问题。

待一切安顿完毕,我感觉解决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。这种人生变化,是我放弃原来的稳定工作,离开你和阳阳,只身来到驻地时从没想到的。

其实我挺喜欢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的生活,但总想趁自己年轻有冲劲,做些让自己感觉有价值的事。

走出曾经的“舒适区”,我不但要捡起耽搁了几年的专业技能,还要在一片陌生的军事地理领域“拓荒”。在队党委的指导和专业团队的支持下,我边学边干,3年来参与研究编撰了90多万字的地理信息资料,为机关和基层部队提供战场环境信息参考。

一晃我们已经结婚7年了,从相濡以沫到聚少离多,不变的是你始终如一的理解和支持。追逐理想的路,什么时候都不晚。何况这条路上,还不时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。我不后悔曾经的选择,当然,如果能经常见面就更好啦!

余新宇

2022年1月30日

迟来的理解

心有灵犀,共报家国

亲爱的:

上次提笔写信,还是12年前咱俩相识未相知之时。如今款款落墨,全因巍巍雪山不解风情,阻断连接你我的手机信号。

此刻,我在海拔4000多米的边防连队。外面是呼啸的北风,我紧靠着取暖器,想家、想孩子,也想你。

还记得吗?当我和你说想随单位到高原执行任务时,你沉默了一会说:“于公,这是你的使命职责,作为军人我一定支持;于私,作为爱人,我了解你的身体情况,你扛得住高原反应吗?”你关心的话还没说完,我就直言:“你当时不也是不顾一切、打起背包就出发了吗?”

数年前,你随部队从城市移防到农村,我们开始了异地生活。那时,我常抱怨你一年没陪我几天,连休假都背着电脑,有时宁可通宵也要把工作干完。救灾、阅兵、演习、外训……一有任务你就主动请缨,害我每逢佳节倍思亲,吃了不少工作的“醋”。

2019年,我加入了文职人员队伍,拥有了军嫂和军队人员的双重身份。寒来暑往,我渐渐懂得了你当时的执着与无奈。

高原之行,我一路走来,借宿过许多边防连队,那些扎根边关的军人们,哪有时间花前月下?他们又是谁的爱人,谁的孩子,谁的父母?他们以国为家。

高原不只有美好的风景。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,我和几名战友在无人区穿行,有时要肩挑背扛测绘器材爬上陡峭的高地,经常累得喘不过气,脸也因为高原反应浮肿了。但是每当我们完成一个控制点测量时,那种经过拼搏终获成功的喜悦,应该就是你常说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吧!

理解多一分,抱怨自然就少一分。亲历雪域高原的艰苦环境,感受边防战士们清澈的爱,让我从小家的角度,更加理解了党和国家的重量。从军十五载,你一直守着我们的家、我们的国,今后,我们并肩战斗。

爱人张倩

2022年1月30日

压力的鞭策

知重负重,精益求精

陈科润(左)、张倩(右)工作照。梁 宇摄

爸妈:

今天是除夕,先遥祝你们新年快乐!从小到大,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,包括远离家乡、一腔热血报考军队文职人员,都得到了你们的支持。来到部队后,每次聊天,你们总是说家里一切都好,让我不要担心……

都说军人是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多是横戈马上行”,对于提供地理信息保障的文职人员来说,我虽然不在战场上冲锋陷阵,但也要时刻做好受领任务的准备。

记得有一次,我们团队突然接到一项紧急任务,加班加点连熬了两个通宵,终于在时间节点前完成。当我们休息时,项目负责人又紧急投入到另一项任务中。

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。一次,受防控疫情影响,原定制作视频的同事不在位,其他同事没有相关经验,且手头工作也很多。怎么办?为了不耽误任务进度,我请教专业人员,自学视频剪辑。从毫无头绪、艰难起步到充满信心,虽然过程曲折,但我最终圆满完成任务。

一年里,我数不清经历过多少次急难任务,渐渐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。我知道,地图上的毫厘之差,落在祖国山河上可能就是千里之遥,更关乎边防官兵的安全。我所处的战位决定了我必须对每个字、每个数据负责,这样才能为部队提供最直观、最真切的战场环境信息支撑。

有时候,我在工作中遇到烦心事,会在电话里和你们发发牢骚,你们总是帮我调整端正心态:“工作不过关,不仅要返工重来,增加工作量,而且很影响团队和个人形象。”如今,我牢记你们的话,在工作中反复推敲,有时候一张图纸要校改七八遍,直到满意为止。

最近,我越来越体会到,你们的教导是经验和智慧的结晶:“身上的担子越重,负重前行的价值和荣耀就越大。”

陈科润

2022年1月31日

(解放军报记者马嘉隆、通讯员梁晓程整理)